www.pzggzy.com
【即便不后宫不暧昧,但依然让人有追读意向的书】小说书单
  • 我有一座恐怖屋(我有一座冒险屋)
    我有一座冒险屋介绍
    “主角继承了父母的遗产,一座充满神秘的鬼屋。 通过揭秘一件件灵异事件,解锁一个个鬼屋场景。 看点1:偶尔有让人感到害怕的情节 看点2:文风幽默 看点3:每一次鬼屋场景的解锁都会有游客的惊叹,每当游客在鬼屋中惊吓昏厥,读者的恶趣味瞬间得到满足。 ps:灵异中的佳作不多,能够在LK形成一定的反响,这篇文章显然没有太明显的毒点。 【以上属于个人看法,不代表众人的观点。是仙是毒,自行品尝。】” 散发异味的灵车停在了门口,天花板传来弹珠碰撞的声音,走廊里有人来回踱步,隔壁房间好像在切割什么东西。卧室的门锁轻轻颤动,卫生间里水龙头已经拧紧,却还是滴答滴答个不停。床底下隐隐约约,似乎有个皮球滚来滚去。一个个沾染水渍的脚印不断在地板上浮现,正慢慢逼近。凌晨三点,陈歌握着菜刀躲在暖气片旁边…
  • 诡秘之主
    诡秘之主整本免费txt下载
    “穿越来到了未知的异世界(据广大书友说是克苏鲁风,然而我不知道克苏鲁是什么风),这个世界有点类似于上世纪工业刚刚兴起的外国。 这是乌贼继《奥术神座》的又一部西环,又一次在龙空形成了屠版的文章。 文章风趣幽默,尤其主角已‘愚者’为代号的装逼情节让人看了又好笑又骄傲。或许说,乌贼的文章已经达到浑然天成的地步。已经无需刻意的安排情节,便能自主的牵动着读者的心,去看主角慢慢的装逼。 【以上属于个人看法,不代表众人的观点。是仙是毒,自行品尝。】”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,谁能触及非凡?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,又是谁在耳语?我从诡秘中醒来,睁眼看见这个世界:枪械,大炮,巨舰,飞空艇,差分机;魔药,占卜,诅咒,倒吊人,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,神秘从未远离,这是一段“愚者”的传说。@各位书友要是觉得《修行的年代》还不错的话,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…
  • 求魔
    求魔最新章节无弹窗
    “这是一部人称‘此书之后,再无仙侠’的修真文。 尽管以上的说法过于夸大和过时,但不可否认,这本书在当时引起的轰动反响。 确实,修真小说中从还珠楼主之后,仙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。 ps1:不纯粹走套路,刻画了颇多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。比如司徒南、清水等。 ps2:不纯粹打怪升级,里面添加了所谓的‘感悟’,较为经典的就是‘化凡’。 糟点:1.前期剧情拖曳,后期为了维持成绩积累读者强行扩大世界,结尾仓促不尽人意。2.女主死了,主角走在复活女主的道路上,于今天看来,多么老套。 【以上属于个人看法,不代表众人的观点。是仙是毒,自行品尝】” 作者:耳根★★严正声明:请不要使用在商业用途,如果您觉得我们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去掉您认为侵权的书籍,谢谢支持!!书籍简介:魔前一叩三千年,回首凡尘不做仙,只为她掌缘生灭请看耳根作品《求魔》第一卷人生若只如初见魔序“喀喇”“喀喇喀喇”分不清这是什么声音,听到耳中似可穿透身…
  • 神墓
    神墓txt下载免费
    “人说辰东,必然绕不开《神墓》。 这本小说从开篇就设计了一个莫大的悬念,这个悬念从开篇几乎持续到结尾。大悬念和小悬念,各种悬念环环相扣,一代坑神由此得名。 已现在老白的口味而言,神墓里的太多剧情变得老套而又拖曳。但那宏大的格局,还有直达九天的战意,依然叫人无法忘却。 这是辰东的第二部书,是第一步《不死不灭》的续作。相比较不死不灭,《神墓》无论是精彩程度和成绩都不可并论相提。 抛开网文的时代性而言,此文放到现在,依然从悬念的设计和情节的精彩程度秒杀现在的无线文。 【以上属于个人看法,不代表众人的观点。是仙是毒,自行品尝。】” 神魔陵园位于天元大6中部地带,整片陵园除了安葬着人类历代的最强者、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,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或魔,这是一片属于神魔的安息之地。一个平凡的青年死去万载岁月之后,从远古神墓中复活而出,望着那如林的神魔墓碑,他心中充满了震撼。沧海桑田,万载岁月悠悠而过,整个世界彻底…
  • 魔天记
    魔天记全集未删节txt下载
    “忘语的成名作,凡人流的开山之作。 这是一本与仙逆几乎同期的书,也是一本前期与仙逆一样开篇慢热的书。两本神书互有争议,而《仙逆》的开篇颇为类似《凡人》,使得两本神书的铁粉议论不休。 抛开诸多争议不谈,凡人是与仙逆完全不同的书。这本书似乎没有仙逆的热血,但却成功的塑造了主角的‘平凡’,让人看罢,惊叹果然是‘凡人修仙传’! 相比较仙逆、神墓一类当年仙草而今粮草。这本书于我个人而言,当年是粮草,而今也是粮草。属于有兴趣看,但不至于欲罢不能。 【以上属于个人看法,不代表众人的观点。是仙是毒,自行品尝】” 柳鸣静坐了片刻,身上黑光缓缓隐去,几件玄灵之宝也在其心念一动之下,纷纷一闪的没入其体内,不见了踪影。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站起身来,缓步推门走出了茅屋。伴随着一股清新的气息,一阵清脆悦耳的丝竹弦乐之声悠悠传来。屋外草坪之上,珈蓝和叶天眉正坐在草甸之上抚琴吹箫,听到声音连忙看了过来。“夫君!”两…
随机推荐